您的位置: 主页 > 股票配资爆仓金融风险的防范与化解

股票配资爆仓金融风险的防范与化解

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是当前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。在近日举行的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主题论坛上,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马骏,IMF驻中国首席代表Alfred Schipke,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、执行院长张春,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,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执行总经理程达明,蚂蚁金服研究院副院长邱明围绕“金融风险的防范与化解”展开了讨论。

金融风险来自何处?

2017年之前的十几年,我国的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持续快速上升,宏观杠杆率也在G20国家排名前列。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,负债高企的高杠杆率会引起金融风险,甚至金融危机。因此,自2017年以来,决策层决定推行一系列“去杠杆”措施,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。过去两年来,宏观杠杆率趋于稳定,去杠杆政策初见成效。

但是,在“去杠杆”的过程中也出现了部分政策操作力度较大,监管叠加等问题,影子银行渠道的快速萎缩也加剧了民营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和违约问题。

马骏认为,金融风险主要来源于四个方面:一是宏观政策的影响。如果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过于宽松,就会加大债务和杠杆问题。二是外部因素冲击,如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导致部分企业和银行出现资产质量问题。三是内部体制机制问题。比如过度追求经济增长目标,会导致的地方政府过度负债。四是监管能力缺失或真空,没有及时识别和应对部分风险。

改变以GDP增速为代表的宏观调控核心目标

IMF报告曾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提出建议:为减少过度信贷扩张和债务累积,国家不宜设定过高的经济增长目标,否则会导致地方政府大量举债。

Alfred Schipke表示,当下的金融风险与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相关。为满足GDP增速目标,会导致地方过度举债。中国要实现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增长就不能只看GDP增速指标。全面就业和充分就业应该成为更为重要的宏观经济目标。

马骏表示,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看,以GDP增速为主要政绩的考核体制是导致其过度负债冲动的主要原因。要达到降杠杆、防风险的目标,应该在解决这些体制机制问题上下功夫,包括将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从GDP增速改为稳定就业等。事实上,今年以来,中国政府已经将GDP增速目标从某个点位调整为一个区间,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对GDP增速的关注度。马骏认为,在“十四五”期间,应该完全取消GDP增速目标,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应该是稳定就业、稳定物价和金融稳定。

通过资本市场改革分散和化解银行系统风险

张春认为,在中国资本账户尚未开放的情况下,中国短期内出现系统性风险概率不是很大。当前中国银行体系短期信贷规模过大聚集了较大风险,应该通过资本市场分散和化解。他建议,政府应转变监管模式和观念,减少对股票市场的行政干预,增强资本市场的“市场”属性和各参与主体的主观能动性。

上一篇:父亲节X年中大促,万元锦鲤好礼就在华为618
下一篇:没有了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